当前位置:zjicp.com社会今天也是一个担心自己猝死的好青年
今天也是一个担心自己猝死的好青年
2023-01-20

年轻人越来越容易猝死了。

有一天我的心窝突然开始刺痛,把我吓坏了。脑海里涌现出无数年轻人熬夜伤身猝死街头的新闻,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社会新闻主角。

我诚惶诚恐地自我检讨,深刻地检查生活方式和生活作息,虔诚地祈祷上天垂怜我这一副小破身板,发誓再也不熬夜蹦迪胡吃海喝作天作地。

晚睡的习惯从我有了手机开始。每当要睡时,我就会发现手机的魅力无与伦比,手机里的内容引人入胜。在被窝里玩手机更是一大乐事,舒舒服服网上冲浪。低头玩手机,在抬起头来时发现已是深夜。现在这个状态已经是年轻人生活常态了,甚至我爸,一把年纪了居然也睡前沉迷手机无法自拔,无数次夜里我推开主卧的门,一片黑暗中他布满褶子的脸独自发光。

假期的熬夜成效显著,我的不显黑眼圈体质,终于拜倒在我的长期纵欲之下。每一天我都提心吊胆,怕爸妈看出我淡青黑色的眼袋,更怕他们接下来一番出于关心的灵魂拷问。

上了大学之后晚睡的理由充足了很多,通常是因为工作和蹦迪。我这种从事幕后工作,整天与电脑打交道的人,经常深夜对着一堆的海报、视频、素材文件目光呆滞。

甲方部门无数次成为我正常入睡的最大阻碍,把我从床上揪下来,让我修改第七版PPT的噩梦我再也不想重温。想到在电脑面前抓狂骂人,转头又对着甲方部门的人温声细语的那些日子,我就一阵心口痛。

作为一个嗜甜如命又无辣不欢的人,我的脸因为我一时“逞口舌之快”而遭了不少罪。一顿烧烤下去,能让我没脸见人一个星期。深知糖分对皮肤不好,又让人发胖,但还是管不下嘴。吃甜又吃辣,可想而知我现在的皮肤状况。

我还曾因为辣和上火的东西吃的太多过敏了,很难受,第一次知道过敏这么难受。更好笑的是,只有脸部有过敏反应,睡觉时硬生生被痒醒了,迎来了大学生涯中第一次大规模失眠。就算这样,我仍然无法做到清淡饮食。

有时我会看看我爸妈,他们就是年轻放纵中年油腻的典型。我爸年轻时再帅再潇洒,现在的他也是个地中海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。我妈年轻时一头长发再飘逸、身材再苗条,现在也只是个身材走样脸色蜡黄的中年女人。

我妈曾说的一句话:

“年轻时做过的事,到老了就会变成你身上的样子。”

这是她的经验之谈了。我爸年轻时喝酒撸串饭局酒宴一样不少,现在尿酸高,照着食物表吃饭。前阵子手指僵硬,他认定是痛风前兆,提心吊胆半月有余,严格检查自己每一餐的食材,饭桌上能吃的东西少了一半。我听闻他年轻时很能吃辣甚感惊奇,在我有记忆里他就不怎么碰辣椒,微辣都受不了,口味是家里最清淡的那一个。

他那一帮工作上的同事朋友多多少少身体都有问题。有痛风的,有糖尿病的,有三高的,他跟我描述他们的症状时语气通常很夸张,又带着一股恐惧,末了总要庆幸自己只是尿酸过高。

我妈有一天突然在饭桌上跟我说:“那个你上大学时给你红包的叔叔去世了。”她说,这几年的同学聚会都看不到他,所以同学们就在聚会时突袭去了他家,发现他已经坐上轮椅了。几个月前,他就去世了。他在外经商,落了一身毛病,人到中年身体机能开始下降,各种毛病一下子大爆发,老得很快,身体也衰败得很快,从坐上轮椅到去世,只有两年。

真是让人食不下咽的消息。

跟着父母,总是听到这样那样的消息,前天李叔叔又住院了,昨天王阿姨膝盖伤得上不了楼,今天陈叔叔回老家料理自己突然中风去世的父亲的后事去了。

我突然觉得恐惧,我的身体损耗同样厉害,有些病痛甚至初见端倪,到这个年纪我会不会过得甚至不如他们?

现在年轻人都调侃自己的脱发问题,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到底脱没脱。有些人嘴上说说好玩,有些人对着地上一大把头发暗自神伤。

我就是那个暗自神伤的人。洗头是我最不愿面对的事情之一,每次洗头都意味着失去珍贵的几十上百根头发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地上堆成一小座黑山。闺蜜小K的头发也越来越黄,越来越薄了,她自嘲就头上那一点头发,都撑不起一个普通的丸子头。

假期我回家随口一提脱发的事,就被爸妈硬拉着去看了中医开了药。医生千叮咛万嘱咐我早睡,我满口答应,心里只能苦涩回答“怎么可能”。

早睡,是我可预见的将来里都养不成的好习惯了。

我十分羡慕能早睡的小C,按她的话说,这是她家里人和自己硬逼着、监督着、提醒着才养成的好习惯。一开始是硬捱着睡的,抓心挠肺地渴望手机,久了才慢慢恢复早睡的能力。我也硬捱着早睡了两天,在各种各样的打断之后放弃了早睡这一想法。

养成好的生活习惯于我而言无比困难,我无数次地提醒自己要早睡早起,而摸到手机那一刻所有的养生想法都烟消云散了。晚上馋的时候会义无反顾地煮泡面,全然不顾不久前自己“管住嘴,迈开腿”的减肥宣言,更不管自己需要休息的肠胃。

现在连身体都看不下去了,直接发出了警告。

我曾想过我的老年生活是什么样的,老眼昏花,腰腿不便,膝关节风湿,可能驼背,可能大病小病不断,可能已经躺在了病床上,跟呼吸机相依为命。

十二岁时,我看着天天下地干活的爷爷生了大病,从一开始郁郁寡欢气色衰败,到后来僵在床上不能动弹,医院说治不了,只能接回家里,慢慢耗着时日。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奶奶那么幸运,可以活到九十岁。爷爷的生活状态完全符合“健康活到九十九”的这一概念,然而多年辛劳仍然压垮了他的身体。

突然害怕老去。我不敢面对那个病痛缠身、丑陋衰败的自己。

敲下这些字的时候,已经十二点了。又是一个晚睡的夜晚。

我在心里暗暗下决心,早睡早起,从明天做起。

一点一点慢慢改变,让现在的自己变好,也给自己勇气去坦然面对老去的自己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